• 微信
  • 微博
  • APP
  • 訂閱
 首頁 > 特別推薦 > > 正文

即將離隊:“我把光榮留下,回憶帶走”

時間:2020-09-03 10:18:23    

來源:    

閱讀:

   

   責任編輯:

消防界訂閱號

即將離隊的消防員:“我把光榮留下,回憶帶走”

  “不是退伍,也不是離職,叫退出,退出消防救援隊伍。”今年即將離隊的消防員楊航說。
 
  又是一年退伍季,然而,自2018年集體退出現役后,消防員的離隊沒有了充滿儀式感的告別場面,實行全程退出機制的他們,離隊顯得有點靜悄悄。
 
  近日,記者在北京大興消防救援支隊見到了兩名即將要退出的消防員:楊航和畢杰剛,兩名有著五年職業生涯的消防員。
 
  五年是消防員的一個坎
 
  楊航和畢杰剛都是1996年生人,現年24歲的他們屬于“同一批兵”,2015年入伍后,兩人被分配到了當時的大興消防支隊黃村中隊,也就是現在的黃村消防救援站。

 
  為什么說五年是消防員的一個坎?畢杰剛說,他和楊航都經歷了武警消防部隊轉制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的變革,“入伍后的頭兩年是義務兵,之后的士官是三年,現在三年期滿了,根據轉制后的政策規定,如果還要留在消防隊伍,就需要再簽三年,直到干滿十二年,那時再退,由政府安排工作。”
 
 
  是否還要再干三年,對于楊航、畢杰剛這兩名正處于人生最好年華的小伙而言,去留是個值得考慮的問題。但記者了解到,兩人選擇退出的原因各不相同。
 
 
  “趁著年輕,想嘗試一下另一種生活和另一種可能。”畢杰剛是山東德州人,他退出的原因很簡單,“如果再干三年,我可能就沒有沖勁了。”
 
 
  畢杰剛告訴記者,他退出之后計劃做一名健身教練,“拼一把,也希望能多陪陪家人,希望自己能多掙錢孝敬父母。”
 
  自主選擇退出各有原因
 
  和畢杰剛的主動退出不同,楊航的退出帶著一點“失意”的色彩。
 
 
  楊航是山東臨沂人,原本在沈陽一所大學學美術設計的他,因為看到部隊大院里筆挺陽剛的軍人,萌生了當兵的想法。于是,他從一名大一學生,應征入伍,成為了一名軍人。
 
 
  “消防員?和我想象中的軍人有點不一樣,本以為要端槍打靶,沒想到卻扛起了水槍。”楊航面露微笑,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北京過春節執勤時的場景。那是楊航第一次出火警,煙花引燃了綠化帶,沖勁十足的水槍把他頂了趔趄。
 
 
  “干了五年,我還是挺喜歡消防員這個職業,舍不得放下。”楊航說,此前自己報考中國消防救援學院,希望通過深造,成為一名消防指揮人才,“但我落榜了,錯失了最后一次機會。”
 
 
  楊航說,留下,自己一眼就能看到十二年的盡頭,退出,回到自己原來的大學,繼續讀設計專業,未來則有多種選擇。經過和家人的商量,楊航最終決定選擇退出。“大學畢業后,我可以再回來,參加消防員的招錄。”
 
  少年到青年他們都成長了
 
  從19歲的少年,到如今24歲的青年,楊航和畢杰剛把青春都留在了消防隊里,五年的時間里,兩人參與的出警數量都超過1500多次。成長,是兩人這五年的人生主題。
 
  “不怕吃苦,不服輸,能當第一絕不當第二。”楊航說自己性格沉穩,雖然話不多,但內心卻不甘人后。“這五年,身體素質變好了,心理素質也更強大了。”
 
  火場里絆住腳的尸體,躲在床下避難卻被熏死的母子,車禍現場鮮血直流的肢體……因為見多了慘烈的場面,楊航也越來越懂得生命的珍貴,不讓遇險群眾受傷,也不能讓自己和隊友受傷。
 
  楊航是滅火救援一班班長,滅火救援中他永遠沖在最前面,用他自己的說話,“出警很積極,不偷懶”。讓楊航自豪的是,這五年自己從未因為出警救援而受傷,“我在救援現場很小心,做了班長之后責任更重了,要考慮跟著我干活的兄弟們的安全。”
 
  畢杰剛的改變也不小。他說當消防員之前自己是一個愛調皮搗蛋的孩子,現在的自己養成了嚴格自律的生活習慣,“變成熟穩重了。”
 
  榮光留下回憶帶走
 
  “危險還是有的。”楊航說,真正在現場救援時不會覺得有多危險,只有滅火戰斗結束后才會后怕。“有次我和隊友在暗黑的火場中摸索前行,煙霧退去后才發現自己剛走過的路線旁邊就是一個3米多深的電梯井。”
 
  畢杰剛也遇過危險的情況,他使用無齒鋸在切割一處彩鋼板時,誰知彩鋼板竟然包著一截鋼管,崩斷的鋸片直奔自己的眼睛,“幸好當時帶了面罩。”
 
  正是因為危險的存在,楊航和畢杰剛收獲了珍貴的“戰友情”。“謝謝隊友和領導的幫助,我們都是交過命的兄弟,希望每次出警,他們都能平安歸來。”
 
  因為職業的危險性,“消防員”三個字自帶光環。對于即將退出消防救援隊伍的楊航和畢杰剛而言,離開奮斗了五年的消防站,告別相處了五年的隊友,心中有萬般不舍,“我希望把榮光留下,榮光屬于繼續戰斗的兄弟們,我只把這五年的美好的回憶帶走。”
相關關鍵詞: 特別推薦


久99久视频免费观看视频